共享衣橱不“香”了 衣二三8月15日关闭服务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1-10-18 13:06

  衣二三发布公告称,因业务调整,衣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,8月1日起开启统一退还会员费及押金的通道。

  近几年,越来越多的“伪共享经济”类创业公司开始倒闭。自2016年起,魔法衣橱、爱美无忧、有衣、摩卡盒子、跳色衣橱等平台就陆续停止运营。如今,衣二三也要关停了,只剩下女神派、托特衣箱、美丽租、优之翼等几家平台。此次衣二三关停,也表明共享衣橱创新行业的衰落。

  衣二三成立于2015年,一开始的定位为“轻奢衣橱”。衣服的吊牌价平均为1500元,目标人群是22岁到35岁的一线城市白领女性。用户每月交499元成为会员就可以在平台租各种品类的衣服。用户每次可以租三件衣服左右,会员期不限次数,一段时间后归还,部分旧衣还会打折出售。

  “由于工作需求会参加一些活动,需要不同风格的衣服,衣二三租衣服很方便。”小黎是一名英语翻译也是衣二三的用户,她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作为新用户首次租赁再叠加优惠,第一个月会员费花了大约200元,觉得很超值,“上面有很多大牌或是轻奢的衣服,风格、样式多,可以每天穿不重样的”。

  共享衣橱最初于2012年在国外开始兴起,之后逐渐进入国内。人们可以通过线上预订,依靠快递收到租借的衣服。

  衣二三出现时,国内共享经济风头正盛。投资巨浪涌来,衣二三也被资本推至头部。

  据天眼查App统计,衣二三4年共融资6轮,仅公开金额就有数亿元。公司刚成立就获得了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注资。接着,公司先后被真格基金、红杉资本、IDG资本、金沙江创投等明星VC投资,其中几家持续多轮跟投。衣二三还被阿里巴巴看好,被连续两次投资。

  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,衣二三平台2019年5月份实现了整体盈利。截至2020年初,平台注册用户超2200万人。扩展了500多个全球时装品牌,并且在北京、广州、南通、成都设立了自己的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。

  7月26日,当记者再次打开衣二三App时,发现页面依然有衣服可租赁,但点开具体页面时,被提醒已停止服务。

  “在中国,共享租衣首先要解决物流成本问题和诚信问题。”鞋服行业品牌管理专家、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国内共享租衣模式基本上是学习和模仿国外租衣平台,但受制于国情不同,文化不同、消费环境迥异等因素,需要面临的挑战众多。

  共享衣橱行业经历洗牌后,目前只剩下女神派、衣库、托特衣箱等几家平台,而这几家的发展也不顺利,用户体验不佳最受关注。

  2018年开始,女神派遭遇大规模用户投诉。天眼查App显示,女神派两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,涉案金额合计17万元。

  “对于共享衣橱平台来说,尝鲜期一过,用户体验能否支撑起持续续费与复购是很大的挑战。” 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主任曹磊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2018年后,共享衣橱企业遭到越来越多用户吐槽,在微博和黑猫投诉上,用户主要投诉问题集中在衣服脏污、平台擅改规则、擅自自动扣款、包裹异常等。

  程伟雄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分析称,这个行业持续性付费用户太少、需要大量资金投入。

  “从根本上说,用户需求低才是行业原罪。”程伟雄称,真实需求、有限场景是困扰整个共享衣橱企业最核心的问题。服饰类的相对低门槛,中低档服饰出租意义不大,而奢侈品和轻奢才是需求端,问题是如果出租奢侈品,而相对低廉的月租也是入不敷出。

  “针对参加工作不久的工薪阶层或者学生阶层而言,衣二三会员费确实偏高些,如果按照499元一个月来看的线元左右。但针对偏小众的群体,花费499元可以每月持续租三件不同样式的衣服,性价比虽然不错,但也难以形成持续消费。”曹磊表示。

  程伟雄认为,共享衣橱运营成本高、盈利模式单一,收入相对比较少,但是实际需要投入的推广成本却非常高,共享经济的最核心问题就是利润低。

  “共享衣橱务要搞清楚它的用户是谁?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去满足用户的需求?”程伟雄强调,鞋服行业创新商业模式需要根植本土市场用户需求,需要把生产要素结合技术、用户、模式、产品、品牌、渠道、服务、体验迭代等来重构。总的来说,就是要进一步拉近需求端和供应端的对话,唯有产品、价格、服务等有机结合才更有说服力。